简短的励志名人故事

  名人故事吗?那么都有哪些好的故事呢?下面是小编分享给大家的简短的励志名人故事,欢迎阅读。

  看吴冠中的画,犹如欣赏一首唐诗、一阕宋词,那是一种阅尽繁华见真纯的意境。小而精致的运笔,简约洗练的线条,卓而不凡的气势。在他的画中,静中有动、由近及远、浅处见深,零散间蕴含,辽阔处遇见小惊喜,叫人在笔墨浓淡之间生出无限遐思。

  黑、白、灰是江南的主调,也是吴先生作品创作色彩的基石。他将画与诗、家与船、水乡与渔村融为一体,使江南的名胜成为画中经常出现的主题。“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西湖令吴冠中陶醉,使他非常眷恋,他在书中写道:“苏堤垂柳、断桥残雪、接天莲叶、平湖秋月……我几乎画遍了西湖的角角落落,春夏秋冬,浓妆淡抹总新颖。”

  画廊济济,展览密集,许多画匠为争抢饭碗而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喧嚣并没有影响吴先生的画风,他守望朴素的心灵,秉承有感而发的艺术创作,并振聋发聩地指出:“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一语画坛。的确,作为一代画师,吴先生的画秉承不染之风,轻灵飘逸,用笔极简。他画过一幅《阿尔泰山村》,尺寸在97厘米×180厘米。整幅画基本没有色块,尽皆线条构成,而且大多是,配以少量红细线。他以为这些线表现了阿尔泰山的雄伟壮阔,层层叠叠,美不胜收。吴先生用线手法多样,以线条为主的作品还有《大江东去》《汉柏》等。比如《春如线》,美得一见倾心,令人窒息,大师不画红花,不画绿柳,而将黑灰错落的点和线渲染全屏,只是一些星点夹杂的红和绿啊,就像灵秀的春姑娘撒下织网,直把俘获一尽,置于苍茫无望间任其渐渐复苏。比如《轻舟远黛》,寥寥竹叶几笔舟线,一泼墨成一山河,岁月沧桑尽出其里,万千心事尽在其间。

  在他去世前,有人曾提议以“东西贯中”办一个展览,并用这个特别的方式来回报吴冠中对故乡的热爱,但他大摇其头,以自己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了。画如其人,不媚俗,不流于浮华是吴冠中的人品。吴老这一生清心寡欲,虽然作品在国内外市场频频拍出数百万美元、上千万人民币的高价,却并未抬高他对生活的;尽管他向社会捐赠了数百幅价值连城的名作,自己却居住在只有几十平方米小屋里。一次,新加坡著名摄影师蔡斯民拿出了一组照片——“吴冠中毁画”从未过的图像讲述着吴老把200多张作品撕掉的故事。回想那段场景,蔡斯民仍心有余悸:“我在旁边看得真是心惊肉跳,这一张就是一百万元啊!”晚年的吴冠中,曾作为当时中国健在的画家中身价最高者,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关注的焦点。2010年6月,在翰海举行的春拍会上,吴冠中的油画长卷《长江万里图》拍出了5712万元的高价。

  吴先生的画是一部书,他的一生何尝不是一部耐人寻味的读本。自传《我负丹青》云:“身后谁管得,其实,生前的也管不得。”一代大师做了一辈子丹青,却市场的规则,他觉得绘画不在技巧,内涵最重要。“我不该学丹青,我该学文学。”他梦想成为鲁迅那样的文学家,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丹青负我”。大师勤勉写生,始终不满于己,他说他的画并没有画好,逼仄于许多感情而无法以画笔来表现,由此声称,“下辈子不当画家”。

  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优秀的艺术家莫不将融于自然,在汲取天地之精华中颐养书画。吴冠中先生一生不负丹青,他把心埋进土地里,把对故乡山川的眷念之情寄予画幅中,使其与心灵共融生。

  马岩松在耶鲁学建筑时很受触动。授课的建筑界大师们不仅肤色各异、语言不同,对建筑的观念也千差万别。前一堂课老师讲的东西,后一堂课就被另一位老师彻底,老师之间也经常大声。

  毕业典礼上,校长严肃地说:“从今天开始,你们要记记任何人曾经在这里说过什么,只要相信自己就好。”马岩松默默地点点头。毕业后,同学们大都到薪水高的大公司工作,他却跑去大师扎哈·哈迪德的事务所,做报酬微薄的实习生。

  2004年回国后,他开了间工作室——MAD建筑事务所。同行们都忙着到处出差、满大街盖楼,他却决定埋头去参加国际竞赛、竞标。他过得很寂寞,虽然毕业于美国名校,自己也雄心勃勃,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却始终没有房子盖,甚至了银行账户只剩下几百元的窘境。

  那段日子,他天天到大街上瞎逛。有一回,逛到一个鱼摊上,是卖金鱼的。他瞅着那些金鱼摇头摆尾,游得挺欢,就想如果天天看着,也许心情会改善很多。正如办公室也没鱼,缺点,干脆买几条回去。鱼贩还挺“仗义”,送给他一个免费的鱼缸,玻璃的。

  从此,每当工作劳神的时候,他就喜欢去看那几条金鱼。一开始还觉得它们挺自在的,后来他就发觉不是那么回事儿。他觉得那些鱼在里面其实非常迷茫,有时候还撞在玻璃壁的角上。金鱼常常磕磕碰碰,马岩松觉得挺心疼。心想,这个鱼缸肯定不是给这些鱼设计的。想到这儿,他突然心血来潮:现代建筑不也一样吗?它们在城市里也不是为人设计的。人住在里面,都是“被设计”的,都是“被选择”的。脑子里似乎有一道闪电倏然划过:他要设计一个新鱼缸,为这些可怜的金鱼造一所房子!

  说干就干,他要把金鱼的房子作为工作室的第一个设计项目。从那时开始,马岩松每天都很充实,仔细观察金鱼在里面怎么活动,并认真记录下它们活动的轨迹。很快,他的第一个顾客——金鱼的房子就设计出来了。

  原本单调的鱼缸,多出来很多复杂的空间,把水放进去,就变成了一个鱼的世界。尽管金鱼不说话,但看得出来,它们比以前畅快多了。正巧当时马岩松率领NAD参加一个建筑展,但没有什么建筑好展示,就展了那个金鱼的房子。展出的时候,他还在鱼缸底下放了两个,寓意不凡。

  这个概念化的展品,引起很多人的注意。的确,鱼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就好像一个一般人在城市中的地位差不多。这个小玩意儿立刻让人记住了马岩松。

  2006年的建筑竞赛上,年仅30岁的他以“梦露大厦”一战成名。2008年,被ICON评选为全世界20位最具影响力的青年设计师之一。作品“红螺会所”和“胡同泡泡32号”,被英国伦敦设计博物馆分别提名为2009年度以及2010年度设计……

  埃利德·迪吕波是比利时现任首相,他的一生经历了诸多嘲笑。然而,面对嘲笑,迪吕波既没有竭力反驳,也没有因此消沉,而是从嘲笑中检讨,激励自己,最终用成功回答了别人的嘲笑。

  1951年,迪吕波出生于比利时南部一个叫做莫兰维茨的小镇。父母都是从意大利移民到这里挖煤的矿工。在姐弟七人中,迪吕波是最小的,也是最不幸的。在他刚出生不久,父亲就因车祸去世,这给他的童年蒙上了灰色的阴影。入学第一天,迪吕波因为没有穿上衣而受到同学们的嘲笑,说他是个“怪人”。他一脸沮丧地跑回家,“可家里真的只有这一条裤子,没有上衣啊。”迪吕波向母亲哭诉道。母亲听完后,微微一笑:“哦,亲爱的,这没什么难过的。没有穿上衣不要紧,但是没有学到知识那就是一件的事了。你可以在学习上战胜那些穿上衣的孩子呀!”迪吕波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听了母亲的话,再次回到学校里。很快,迪吕波因为成绩优异而让孩子们对他刮目相看,再也不嘲笑他是一个“怪人”了。

  比利时由南北两部分组成,北部的弗拉芒人说的是荷兰语,南部的瓦隆人说的是法语。迪吕波是以法语为母语,同时精通意大利语和英语,但对荷兰语不太精通。在一次北部的竞选中,迪吕波用荷兰语谈到实施财政紧缩政策的“紧迫性”时,将“紧迫”说成了“喝酒”,被荷兰语抓住了。比利时荷语系最有影响的《最新消息报》迪吕波说:“他已经准备好担任首相,但他的荷兰语还没准备好。”北部最大的主义政党新弗拉芒联盟德韦弗嘲笑他说:“我们家的尼日利亚清洁工,来比利时只有两年,荷兰语要比迪吕波说得好。”这些嘲笑导致迪吕波在北部荷兰语地区支持率颇低。因为,人们无法信任一个连荷兰语都说不好的人能够领导好比利时整个国家。

  面对嘲笑,迪吕波说:“对不起,我的荷兰语确实说得不好,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说好的!”自此,在每次议会中,迪吕波都会使用荷兰语,尽管有时候会有语法错误,但他的荷兰语水平越来越高了。近日,荷兰党对外透露迪吕波在议会中已经不需要使用同声翻译,而他的这种执著的也渐渐让北部的弗拉芒生敬佩。

  迪吕波就任首相时,比利时的国债占据了P的96%。在欧元区国家中,仅次于希腊和意大利,经济十分惨淡。法国的《新闻报》首先发难,取笑他说:“比利时人宁愿相信童话,也不指望迪吕波能够解决这个国家的棘手难题。”随后,多家参与进来,旋涡铺天盖地地向着迪吕波卷来。而此时的迪吕波没有向表达自己执政的信心,而是选择了沉默。因为,他决定用事实说话。

  在随后的时间里,迪吕波大力实施措施,发展第三产业和旅游业,缓解了经济危机。仅2012年一年,比利时的第三产业迅速发展,当年的财政附加值达到2587。11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8。6%,比上年增长了2个百分点。虽然没有彻底解决比利时的经济危机,但却使国内经济出现了一丝复苏的迹象。就这样,一句话也没有说的迪吕波用成功化解了压力,让那些嘲笑他的闭了嘴。

  其实,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别人的嘲笑。面对嘲笑,声嘶力竭地反驳无用,因嘲笑而意志消沉无用,只有在嘲笑视自己,激励自己,把嘲笑当做动力,用成功回击嘲笑,这才是最好的答案。譬如,比利时总统迪吕波。

  历史了这一刻,世界了这一刻!时间2月18日,当王濛在冬奥会女子500米短道速滑决赛中成功卫冕之后,在全世界无数观众面前,她激动地跪在冰面上,冲着自己的教练磕了两个头。

  不知内情的人也许会这样想,王濛的这一跪,只是其夺金后狂喜激动的宣泄,而了解内幕的人此时一定明白,王濛的这一跪,是她从一个“刺头青”成熟后对自己教练的深深。

  用王濛自己的话说:“这两个头,一是感谢教练的知遇之恩,是她让我知道500米短道速滑到底该怎么滑;二是感谢领导、队友和医务人员等所有给予我帮助的人。”她提到的教练,就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主教练李琰,也是在3年前被王濛“炮轰”的李琰。

  2006年,在都灵冬奥会上,年仅20岁的王以44秒345轻松夺得女子500米短道速滑冠军,为中国代表团赢得都灵冬奥会首枚金牌,打破了中国代表团在都灵的“金牌荒”,王也因此成为国家队最大牌的队员。2007年,李琰从美国回来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教练不久,就遇上了亚洲冬季运动会的召开。当中国女子队在1500米比赛失利后,王把失利的原因归咎于李琰的执教,在公开场合口出狂言:“这是什么战术呀?什么都没有,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在国家队了,我会主动申请回到队。”当时,王并未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会在社会上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一时间哗然,王和主教练李琰之间的矛盾,成为人们议论的热点。几乎一边倒地把狂妄、自大、“刺头青”等词语毫不吝啬地送给了年轻的王。

  虽然王濛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在队里写了检查公开向李琰教练道歉,最终还是被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下放”回到了队。

  在被“下放”的那段时间,王濛仿佛变了一个人。她后来回忆说:“从都灵冬奥会所谓的‘一夜成名’到‘亚冬会风波’,我承载了太多人的厚望。我没有被挫折击倒爬不起来,我一直咬紧牙关在努力努力,不停地向前冲冲冲,因为我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子。像我这样年龄的女孩子,还在父母身边撒娇、在学校无忧无虑求学、和朋友打闹,但我明白,从自己穿上冰刀,站在起跑线,为短道速滑而生的那天起,这些都不再属于我。”

  当王再度回到国家队时,李琰并未计较前嫌,而是大度宽容地接纳了她,并力主王担任了国家队的队长。犹如凤凰涅的王,在李琰的训练下成绩突飞猛进,最简短的励志故事担负起了“领军人物”这个角色,和李琰相处得像一般。王感触颇深地说:“以前确实是我错了,经历了一次大起大落,我才真正看到自己的不足,也深切体会到了李教练一颗慈母般的心。在她的下,我已完全改变了自己。以前,我在比赛时只管我自己,自己赛好就行了,现在看到队友们赛得好,我打心眼里高兴。”

  在此后3年的所有赛事中,王濛参加的500米比赛几乎没有让冠军旁落,她甚至成了这个项目世界上能滑进43秒的唯一一人。但她已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大牌”作派,相反,成绩越好,对教练李琰就越尊敬。李琰曾私下说:“王濛越来越成熟和沉稳了,她已具备了大将风度。”

  当王濛在冬奥会上夺得500米金牌,从而使她成为中国队首个在冬奥会上卫冕成功的选手后,她首先想到的是和自己3年来朝夕相处的教练李琰,在滑过终点线后的第一时间,她便冲到了教练席,对着自己的李琰双膝跪地磕了两个头,随后一跃而起,紧紧抱住了李琰。

  此时的李琰,也忘情地和自己的爱徒紧紧相拥,喜极而泣地开玩笑道:“真是个俏皮的孩子,回去之后就该朝我要红包了,这不是过年了嘛!”

  王濛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以最传统最的方式感谢主教练对我的宽容,更感谢教练带给我这么好的成绩,让人看到王濛滑得真不错。我虽然感觉自己比以前更沉稳了,但我认为,人在越接近自己目标的时候,就越容易发生问题,所以,就越要加强自身的。”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资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